壹零

西瓜最甜 西瓜给你

十七言绝句

我脱掉外套进入你的语法肥皂阴天味道
三十分钟迷你洗插电程序浸泡旋转浸泡
脱水防止哭泣持续房间倒数但交换褶皱
不抚平时间取景你的音调显影弯背的猫

大象站台

三点五点半 说失眠并不确切
想象无远弗届 稀释将夜浑浊
在房间但不在城市 一个转到另一个
但从没有到过城市 一个又一个房间
称谓密谋符号任意伴随语气遣词造句
三分钟拥抱十秒亲吻赠品一公斤猫粮
事实被掩盖就往身上撒盐
大风无处躲藏就披在身上
想到寒冷冬天沉寂前也呼吸过水面
从前的我与此时的你甚至不能相认
但记得世界上所有房间的窗台都连在一起
时差很容易温差很难
一只猫大于整个宇宙
我们学会道理天就黑了于是
并不确切说失眠 三点五点半
浑浊将夜稀释 想象无届弗远

海滩上的后空翻

书里二十八页
下雨
我们到
第五章
喝整段滚烫的咖啡
裸露的词
需要棉花止血
唇齿间豢养的鱼
喘息
更深更浅的丛林
起伏鹿角
哼唱曲调
及左及右
螺旋攀升
无始无终
旧雨衣在这一行
遗失的伞在下一行
白鸽将穿越玻璃
于是我们抵岸
同时目睹沉没

阿蒙西斯特不着边际的问候

我不想
透悉你的线索
金盏花融化
陆地
它们
明晃耀眼
扣不上拉链的头
不休止错乱是
一支空酒瓶
是夜
唯一醉不倒的
宾客
如我
无数次的
又一次背叛
黎明
外套还在身上
困在地址不详的信封
轻易就许诺了
一种期待
被灰尘打磨
起初是蓝
然后是紫
在房檐上
礼貌的郑重胡闹
窃取无名
深邃的红
言辞轻挑
惯性说爱
咬一口苹果肌微笑像
一口真正饱满的苹果
如果醒来
还记得
三岁时误吞的果核
恐惧延续到
成年的我害怕
无意调转
肚脐里的树
果实千千万万
叶子成群
飞舞

我如何被遥远的山和海听病
就又如何被陌生人头上的云淋湿
列车驶向悬崖
断裂处是往日的启程
冬雪是枯草的处方
灰尘是瘾
我也是陌生遥远的
一个
站在车头看车尾坠落
太阳如何不照耀我
就又如何照耀着我

冬至前我套上棉被

那时我在诗集里读到喜欢的
再也不忍心画线
反复重复默念默许
心想那该是多好的光和海
能让我重新拼出这些句子
想我看着你看着海浪的眼睑
把我的快乐忧愁编成明亮的网
撒向你就忘掉所有的诗
你是从我手中逃走的鱼
鳞片的颜色你灵巧的鳍
我通通喜欢
我捕不到的鱼
我这样爱你

凡间

雪没融化的时候
晴天也是雪天
我们围着地炉
剥烫手的红薯
注视走过的路
倒退着前进
笛音瓦解
悠长的呼吸
一边愈合
坚韧通向腐坏
我将浮出水面
接收
来自天空的羽毛
然后下潜
到另一端海
吹灭光
看到神的凝望
蓝莓夜
灿烂的无花果树
替我保留
一支不灭的火焰
命运是问
梦是陈述

螺旋桨

寻找一口井
明亮的绳索 相对
灰白的墙 缠绕 藤蔓
烛火 描摹 窗檐上的脸 
漂浮着 翅膀 拍振
一片空旷滤过
沟壑 吞服 严寒
弥漫 土地边缘的
一口井在摇晃 杨梅
于是枯萎

纸飞机

消失的我
消失在你
瞳孔 燃烧的草坪
他们说
肮脏的字句
要配搭纯洁的舞
我丢失了一颗纽扣
涂料绘制伤口
抵挡一个薄荷味的吻
"让我为你起舞"
让我为你起舞吧
空水杯里有整片海洋
我要把恐惧扔到天上
就不怕下坠

无边的声响

你的帽子
是留在我庭院的种子
我穿过屋顶的云
黄昏骤歇雷雨
我发誓
要找到一千粒没有棱角的石头
去修补破损的墙
喂饱了羊群
再买件新衣裳
桌子上的果子
不知道是谁采摘的
我推门出去
只有钟声回响
草原上怎么会有钟呢
我追得太远
看不见门檐的灯
果实的味道充斥口腔
唇齿 舌尖 喉咙
你从故事里消失了
我不在乎一个故事
我给你采下最新鲜的花朵
花不是为你才开的
也不是为我

1 / 6

© 壹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