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零

西瓜最甜 西瓜给你

光明被夺走了
我们后知后觉
人群聚集起来
辨认完整自己
鲁莽的守夜人
打翻漆桶
和流淌的夜晚
一起消失
什么都不剩下了
我们不知道
光是什么
直到把白色火焰盯得目眩
光夺走光
沉默缄封我们的眼睑

不要告别

雪漂浮着灰尘
冰块就
摇晃着
在酒里抽丝
我们站在风里
复习晌午
看道路开合
收留无家可归的人
声音是明亮的
不可书写
遗憾都在单数页
我们读得走神
冬天恰好翻身
梦就落枕
那是我的梦
但梦是你
所以也是你的梦
背着山
抱着
我们的河流
走很远
走不出庭院

一卷

煤炉上搭勺
烧米
裁旧历
翻走
年年
如新

我们
穿过
广场
和广场的空地
树林 石板路
不恰当存在的空隙
消失在灿烂的日子里的
我不在灿烂里
穿深色的衣服
把摇滚乐暂停
公共座位盛下炎热的雨
宣告语言作废车轮已死
越过窗子的张开的手
挥一挥又变回漂浮的羽毛
帆布鞋湿透了
帽子也是
我们
或只是我
拿时间赎回视线
成倍的 门
楼梯 水杯
不服帖的靠背椅
身体裹在棉被里现形
但被我们吃掉的钥匙
拥抱应该是苹果味的
我轻飘飘的
所以不停喝水
过去 未来
这里 那里
醉酒 清醒
欢喜 厌恶
沉默 回应
一切模糊敏感区域
进入 后背 耳语

不可靠近
不可靠近

楼上

重新
安装
我的眼睛我
从墙上走下来
地板拥挤所以
血和肉都在另一边
过去被挑选
再等待挑选
我要在一个晚上见证
无数次钟情
我们一群被挑选的人
不渴不饿不困
割开亚麻口袋
拒绝对称
纸灯笼的这一面
在空气里让韵律
自行消散
脱口的词
将改变世界
某种印刷体
蓝色高脚椅
注视你们是
赤裸的
相逢

远方的背景

"写在平安夜
"在远方书屋

十七言绝句

我脱掉外套进入你的语法肥皂阴天味道
三十分钟迷你洗插电程序浸泡旋转浸泡
脱水防止哭泣持续房间倒数但交换褶皱
不抚平时间取景你的音调显影弯背的猫

大象站台

三点五点半 说失眠并不确切
想象无远弗届 稀释将夜浑浊
在房间但不在城市 一个转到另一个
但从没有到过城市 一个又一个房间
称谓密谋符号任意伴随语气遣词造句
三分钟拥抱十秒亲吻赠品一公斤猫粮
事实被掩盖就往身上撒盐
大风无处躲藏就披在身上
想到寒冷冬天沉寂前也呼吸过水面
从前的我与此时的你甚至不能相认
但记得世界上所有房间的窗台都连在一起
时差很容易温差很难
一只猫大于整个宇宙
我们学会道理天就黑了于是
并不确切说失眠 三点五点半
浑浊将夜稀释 想象无届弗远

海滩上的后空翻

书里二十八页
下雨
我们到
第五章
喝整段滚烫的咖啡
裸露的词
需要棉花止血
唇齿间豢养的鱼
喘息
更深更浅的丛林
起伏鹿角
哼唱曲调
及左及右
螺旋攀升
无始无终
旧雨衣在这一行
遗失的伞在下一行
白鸽将穿越玻璃
于是我们抵岸
同时目睹沉没

阿蒙西斯特不着边际的问候

我不想
透悉你的线索
金盏花融化
陆地
它们
明晃耀眼
扣不上拉链的头
不休止错乱是
一支空酒瓶
是夜
唯一醉不倒的
宾客
如我
无数次的
又一次背叛
黎明
外套还在身上
困在地址不详的信封
轻易就许诺了
一种期待
被灰尘打磨
起初是蓝
然后是紫
在房檐上
礼貌郑重胡闹
窃取无名
深邃的红
言辞轻挑
惯性说爱
咬一口苹果肌微笑像
一口真正饱满的苹果
如果醒来
还记得
三岁时误吞的果核
恐惧延续到
成年的我害怕
无意调转
肚脐里的树
果实千千万万
叶子成群
飞舞

我如何被遥远的山和海听病
就又如何被陌生人头上的云淋湿
列车驶向悬崖
断裂处是往日的启程
冬雪是枯草的处方
灰尘是瘾
我也是陌生遥远的
一个
站在车头看车尾坠落
太阳如何不照耀我
就又如何照耀着我

1 / 6

© 壹零 | Powered by LOFTER